当前位置:主页 > 31488.com > 正文

繁星|老哥俩牵手在前面走,半世纪的扶持令我

日期:2018-10-18   

从姑姑家出来,天已黑得像涂了墨汁。城市的夜宁静而平和,繁忙了一天的人们似归巢的鸟,纷纷回到家中。树木掩映下的灯光里,聚集了无数的亲情。新铺的水泥路畅快地伸展着,我推着电瓶车跟在伯父跟父亲后面走。路边割了稻谷的庄稼地甜美地呼吸着,它们辛劳一季总算可能休息了。

夜色深厚,在车灯幽微的光辉下,我看见两位头发斑白的老人手牵着手往前走,伯父高大魁梧,父亲身材瘦小,似乎他们从小时候就这样牵着走到当初。

标签 伯父 哥俩 父亲 稻谷 生产队长

许是喝了酒的缘故,伯父和父亲谈得甚欢。他们说儿女,话家常,聊得最多的还是农事。伯父做过出产队长,对农业生产最为关注。他说,当初人真受罪,那么一大片田,收割机“唔唔”走多少圈就完事了。从前割一天稻子,腰痛得直不起来,一季农忙人要瘦好多少圈呢!

“老鼠鱼”是咱们老家土话,大名叫泥鳅,因和老鼠一样爱钻在湿润的泥土里,故叫它“老鼠鱼”。虽说它味道鲜美,但大人不让孩子多吃,说吃多了写字会歪歪扭扭的。可能看它长相如此,过于担心了吧。

可不是么,现在这哪算得上是农忙啊!父亲接过话茬。

作者:李亚美来源:扬子晚报编辑:华明玥

伯父跟父亲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,四下除了轻拂过脸的大风,只有他们老哥俩亲切地交谈。父亲是个手艺人,为人谦卑隐忍,不大爱谈话。大多时候都是伯父在“高谈阔论”。伯父是家中长子,又做过生产队长,谈话做事透着官相,走路用一个词——“昂首挺胸”形容一点也不为过。他非常留心个人形象,即使做农活时也不含糊,外人很争脸出他是位化疗痊愈中的病人。

仍是从前农忙有意思,伯父说道。过去农忙时,大伙儿早早磨好镰刀,拎个水瓶,带上茶杯和吃的。割稻时大家铆足了劲儿,割不动了躺在稻草上睡会儿,喝喝茶,闻着稻谷的清香,那真叫个美。高兴的话挖开稻田,抓几条“老鼠鱼”,晚高下酒菜就有了。